四年前的今天,我感受到了佛光,聽到了天使的聲音!

那一年,我所帶領的一群叛逆小孩,同心協力地完成一場比賽,最終甚至獲得了冠軍的肯定。至今那份感動依舊在我心中。

叛逆,似乎已經成為國二學生的代名詞一樣。因此我帶的那群小孩一升上國二,我就很無奈地對孩子們說:「唉~~你們要開始叛逆了!老師的苦日子要來了!」

結果一下課,有位女孩就跑來安慰我說:「老師,你也太小看我們了吧?我們難道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為嗎?難道我們就會不自覺的叛逆嗎?」

面對學生的安慰,我只能無奈地苦笑,只能告訴他們:「希望你們這一屆學生能破除這個預言。」

然而接下來的幾個月,身為班級導師的我每天都會聽到來自任課老師的抱怨、來自學務處的處分記錄、來自宿舍老師的夜間違規記錄。每天苦口婆心的叮嚀與提醒,仍舊喚不醒頻頻犯錯違規的孩子。甚至國一時很貼心的學生,國二時也時常頂撞老師。

某一天,看著一張違規記錄單又出現那位女孩的名字時,我私下約談了那位女孩。當下,小女孩哭了!

「老師,你之前說過,我們會叛逆,當下我們還覺得是你在嚇唬我們。但這幾個月來不知怎麼的,老師們講的話,我們就會不自覺的回嘴;老師們下的規定,我們就偏偏不想遵守。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?老師~~這就是所謂的『叛逆』嗎?」

面對孩子發自內心的話語,我才知道我需要更加了解孩子的心才行。所以,從此之後我更加努力的傾聽他們的心聲,想多了解一點叛逆期的他們在想什麼?並試著從中想出我該怎麼幫助他們的方法。

但這番努力並沒有太顯著的成效,孩子持續在叛逆著,班上的士氣也持續低落中。

這時,適逢學校所舉辦的英語話劇比賽即將開始,一場惡夢與美夢就此展開。

惡夢是班上的學生開始把練習話劇當做藉口,更加地違反學校的規定。像是午休時不想午休,只想練習話劇。因為犧牲了午休,連帶的下午的上課精神也變差,所以下午昏睡的狀況嚴重。

但美夢卻是,孩子看起來是越來越團結,願意為班上付出一切。即使是很少參與班上事務的學生,也在這股氣氛下,決定扮演這齣「目蓮救母」中最神秘的腳色:佛祖呢!

在準備期間,孩子們卻也越來越討厭我,因為我成了班上秩序的最後防線,要犧牲午休練習,不准;要利用任何非練習時間練習,我都是拒絕的。因為我不能也不准讓孩子因為這場比賽而有藉口繼續違規下去。

然而,在看到孩子們製作的精美道具,以及幾次非常熟練的彩排之後,我內心深處終於也開始確信我的這群孩子有可能拿到名次,因為從編劇到道具,乃至於走位,學生都表現的非常優異。

終於,比賽的日子到了!

這天甚至有家長千里迢迢來幫上台的孩子化妝打扮,因為這群孩子不僅僅感動了老師,甚至也都感動了他們的爸媽。

總是習慣遲到的他們,這一天也因為榮譽感而的激勵全都提早來到會場。

我告訴全班:「等會兒進入會場後,我們一句話都不准說,我不希望各位因為在台下的秩序不佳而失去了冠軍!」

  • 我感受到了一群國二學生的嚴肅。進入會場後,沒有人再說半句話。

接著終於輪到這群孩子上場了!

雖然,中間一度有人忘了台詞而頓了一下。

雖然,有人在出場前弄壞了面具。

但整體而言表現的相當優異!

「我們會冠軍!」這個想法在我們表演完後一再出現。

終於,公佈成績的時間到了。

第三名不是我們、第二名也不是我們。

由於另一個表現優異的班級也還沒有得獎,瞬間,我害怕了起來。

如果,這群孩子沒有得獎怎麼辦?

我該怎麼教導他們「一分耕耘,一分收穫」的道理?

難得凝聚的向心力會不會就此崩潰?

要怎麼安慰如果沒有得獎的他們?

剎那間,許多負面思想一擁而出,讓我心跳加速,讓我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著。

突然間,我自然而然的闔起雙掌,祈求上天能讓我們班奪冠。

(如果,我們班能奪冠,我願意吃素三個月來還願。)

當腦中湧出這個念頭的同時,女主持人的聲音就像天籟一樣唸出了得獎的班級。

是的,就是我們班!就是我們班!就是我們班!

我無法形容當下我內心的興奮,我感覺腦中一片空白。

直到現在我還是久久無法忘記當下的感動。

後來,這個班所凝聚的向心力,讓班上的表現突飛猛進。

我想我這輩子都忘不了民國100年11月3日當晚的感動。

學生所扮演的佛祖、主持人的天使之音,點點滴滴都讓我永生難忘呢!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3MFLFld-jZI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鱷魚把拔的寫作天地

dragonlove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