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著桌上的剩飯,這一晚吃得很簡陋,沒有大魚大肉,也沒有青菜蘿蔔,只有芝麻海苔配半碗白飯而已。空蕩蕩的餐廳,沒有女兒玩耍的聲音,沒有妻女的嘻笑聲,只有電視節目的罐頭笑聲伴著我而已。一個人的夜晚,就像獨居老人一樣淒涼,只有簡陋的飯菜與無聊的新聞報導陪伴著我。

突然間,電話響起。看著電話上顯示的名稱,原來是老婆打來的。接起視訊電話,迎面而來的是女兒滿滿的笑容。

「把拔~~你吃飯了嗎?」女兒甜美的聲音,讓我眼眶泛著淚光。

平常都覺得女兒在家好吵,除了吃個飯總是會把全身弄成髒兮兮的之外,一吃完飯就吵著要玩,讓我跟老婆根本沒辦法可以好好吃頓飯。吃完飯還得陪女兒玩耍,積木、拼圖、說故事,甚至是在客廳跟女兒追逐嬉戲,直到女兒睡著,才有機會好好看書備課,或是看看影片充實自我。

然而,這天沒有妻女的陪伴,看似有滿滿的時間可以運用,但卻因為整棟房子空盪盪的,感到格外的思念。

看著手機螢幕上的女兒跳來跳去的模樣,孤單的一晚,好想念全家聚在一起的時光。雖然只是平凡無奇的一起吃飯、一起拼圖、一起看電視,但只要全家聚在一起,就是幸福的一天。

跳來跳去的女兒,最後因為重心不穩,往後摔倒。這時,手機螢幕上只看得到空蕩蕩的牆壁,並傳來女兒放聲大哭的聲音。接著電話切斷了,獨留下了著急的我望著沒有畫面的手機。

幾分鐘後,電話再度響起,才再度看到眼眶泛紅的女兒露出甜美的笑容,才讓我懸在心頭上的大石頭放下。看著女兒逗趣的模樣,即使一個人在家,也覺得很溫馨。

然而,電話掛斷後,我的黑夜才剛開始。

住家附近只有蟲鳴,只有蛙叫,偶爾會有呼嘯而過的車聲外,住家就跟在荒郊野外一般,沒有人群的吵雜,沒有大量的車聲。無聊的電視與網路終於看膩之後,適逢學生期中考,也沒有備課的需要,望著空蕩蕩的家,習慣性地想起了過去與未來。

十年之前,與老婆尚未認識,今日已結婚生子。十年之後,女兒將國中畢業,屆時女兒是否已經熬過叛逆期?前後二十年,與老婆相遇到交往,交往到結婚,結婚到生子,未來還要跟老婆一起養育、教育下一代。而我自己也從十年前的菜鳥老師,熬成了今日略有自己教學特色的老師,但十年後呢?每當想到自己離夢想越來越遠,就不禁潸然淚下,曾經二十歲的我發過豪語:要當一位歷史研究者,如今卻早已沒有研究的心力;曾經想要往寫作方向發展,數十年後的近日才開始尋找手感與靈感。一個人的夜晚,輾轉反側,唯恐自己終其一生都沒有圓夢的可能,唯恐自己終其一生都庸庸碌碌。左思右想不得入眠,直到天色微亮時,才終於睡著。

六點半左右,陽光照進房間。雖然睡眠不足,最終還是離開了被窩。經過書房時,望了一眼滿滿書籍的房間,心想:今天是否又該渾渾噩噩的度過一天?所幸妻女今日將會回來,今天晚上就不會再胡思亂想了!也許,個人的夢想已經畫下了句點,但守護家園的夢想我會堅持下去的。因為對現在的我來說,人生最大的夢想就是:陪著妻子一起變老、看著女兒日漸長大。

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鱷魚把拔的寫作天地

dragonlove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